孟夏草木长

所有的烦恼攒到夏天都该结束了
WeChat:写字的玛嘉烈

今年夏天去到的每个地方,无一例外地雨水充沛,天空有着饱满的云朵。整个七八月份都在对着天空胡乱拍照。

如今生活的城市天气预报上每天降雨概率都是0%,来这里后我才知道原来挺玄学的天气预报可以如此理直气壮。
上周五傍晚勉强落了几颗雨。走到聚餐的地方,朋友一脸神奇地同我们讲,wow it's raining outside。
分明只是天空滴了几滴水嘛。

我不是很想念雨。在上海的时候,梅雨季节不论如何小心地走路走到实验室也必然湿透的裤腿,阳台上反复晾晒的衣服,狭长的走廊跟跑酷游戏里的障碍物似的支得东倒西歪的雨伞……那样的天气里人的头上也可能长出蘑菇,真长得出蘑菇倒还有点可爱。

也没有刻意要去一个温暖干燥的城市,来之前我甚至都不大知道会是这样一个城市。

异国的天空碧蓝低垂,万里无云,阳光本质而清澈。
于是总让我觉得缺失了什么。
翻出本来没打算公开的照片趁周末晚上熬着夜东拼西凑。
我很想念云。

盘山公路盘得一车人都不大舒服。
车突然停在山顶,司机说下车看看吧。于是看见了绝美风光。

那天她飞上了天,遥远的海岸线热闹非凡却听不见一点声响,蓝绿色海水中拖曳出一条无声无息的白浪。

那天她跳了海,暴晒之下立在船顶怂了一会儿,想着花样青春热血沸腾,一闭眼跳了就跳了罢。浮上水面时她欢天喜地地寻找同伴说,再跳一次吧。

那天她潜下了海底,教练带着她各种摸珊瑚。在大堡礁上潜水第一课时她曾学过海洋生物不能随意触碰,一直以来循规蹈矩的学生在越南干了些无伤大雅的调皮事。后来教练捡了块蘑菇一样的大石头给她抱着玩了一路,很好笑,她在海底一直偷笑。

等待的时候她看见,有一位爸爸放弃了潜水,轻言细语地哄着女儿说我陪你好不好,他和船员说,"I stay with her"。

那天在码头她看见了人生的晚霞。

夏天日落前,天空是美丽的渐变蓝,已经升起的上弦月和刚巧经过的白色铁鸟,距离遥远得像两个白色的噪点

#salt-and-pepper noise

"四月的天空如果不肯裂帛,五月的袷衣如何起头"
@天空的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