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夏草木长

所有的烦恼攒到夏天都该结束了
WeChat:写字的玛嘉烈

在雪场的第一天,风雪太大,雪场停运,全副武装(五颜六色)的滑雪客们挤在热气腾腾的小酒馆里喝热红酒聊天打发时间。
但这一天我过得超开心,大半时间在室外玩雪。朋友笑我,你们南方人真好玩。对呀我们南方人没见过世面,没去过滑雪小镇没见过雪山,可是呀,我想不管爬过多壮观的雪山见过多纷飞的大雪,我总是会在这种情景下高兴起来。
带着目的性态度分明地对待各种事件,我总觉得这样会错过一些东西。



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