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夏草木长

来者可追

你们这种科研机构里master就是食物链的最底端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还没能开发出丁点儿学术价值_(:3」∠)_

昨晚十点多准备休息的时候,听到窗外传来音乐声,凯尔特音乐,遥远又飘摇。和T凑在最能听得清楚的厨房窗口,侧着耳朵仔细辨别这黑夜里摄人心魄的声音,T说要不要出去看看虽然有点晚,我说可别是海妖的歌声。

后来还是披上外套出去了。循着音乐声走过灯火零落的街道,不过数十步,横斜出一条岔路,发着光,灯火通明的样子,像一个入口。

走进去,音乐声变得清晰起来,是家后面的小广场,搭起了舞台,弹琴,唱歌,跳舞。夜色已浓但好像没关系,有坐轮椅的老人,也有小孩咯咯笑着跑过。舞台对面的小型集市光鲜亮丽,卖各种手工艺品。空气中有啤酒的味道。

集市上的人们都打扮成精灵的模样,尖耳朵,男士穿着马甲长靴系着披风,女士背着亮晶晶的仙女翅膀。一位精灵先生告诉我们说,这是在庆祝某个爱尔兰节日。

可在散场后的午夜我还是觉得是异世界的召唤。

马德里初秋的阳光,是我见过的最接近本质的阳光(因为可以脱离热而言光)。灿烂又温和,不烤不灼,虽然温和是假象,打在脸上反而是温水煮青蛙的惨淡收场。气温是与阳光不匹配的凉爽,大段大段的明亮路面和树叶缝隙透出的流动光彩,像调高了饱和与曝光。一个词来形容马德里的话,就是明亮,没有“明媚”的轻盈感,就是无欺的明亮,太阳底下无新事的那种透彻的明亮。

吴哥日出
日出日落之所以美丽,是因为给天空染了瑰丽的颜色,看得见光。

盘山公路盘得一车人都不大舒服。
车突然停在山顶,司机说下车看看吧,于是看见了绝美风光。

广州街边糖水铺里等人,听到的都是自己喜欢的歌,简直消暑ˇ﹏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