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夏草木长

所有的烦恼攒到夏天都该结束了
WeChat:写字的玛嘉烈

少女的妈妈看了照片说少女你该剪头发了

“真的帅”
“……已经到了要对着橱窗花痴的地步了么”

下午的太阳在大地上刻上条纹
浪漫是手拖手拾阶而上,是坐在石阶上讲情话,是躲在石头阴凉里的缠绵的吻

正午的太阳光直射而下,每个人的影子踩在脚下小小一圈

我到里斯本的时候是傍晚,放下行李就往高地走,传说中每天都有绝美的晚霞
当时还在世界杯期间,西葡气氛都很火热,走在街上听见四面八方突然一齐吼叫,不知道是哪个球队但反正进了球
观景台上搭了小舞台,放了块LED屏,有球赛时放球赛,没球赛时有乐队来唱歌。周围卖Sangria卖烤肉
第一天的摇滚乐队,大声唱着爱,中途说,I'll leave the stage for 5 minutes, so you could enjoy the music in real sunset
对了里斯本夏天的日落大概在九点半
后来主唱想让大家到舞台前的一小片空地来甩头: "Come on we don't bite. We just make some noise"
我在里斯本的每个晚上最后都会逛来这里坐会儿,湛蓝的夏夜绯红的晚霞,灯光和音乐像入梦一样虚虚实实地流经我……想起那首歌名,夏日倾情

“我也可畅游异国,放心吃喝”
细数半年来真正开心的日子,里斯本的街头鲜明而深刻